20岁到30岁这十年间,可能是我们最重要的十年,你要确定自己的世界观、价值观,选择一个合适的人生伴侣,慢慢定下来,可是这其间充满了挫折、怀疑和困惑。 - xirong

其实从小我最差不擅长的一件事情就是写作,又因为从初中才开始接触汉语,基础很差。初中高中语文都是挣扎在及格线。虽然话多但并不善于用文字来表达自己。大学期间为 胡杨树公益 建网站,由于没钱买独立 VPS,都用一些免费空间和别人借用的 VPS。但是这种环境是不是抽风,每隔两三个月就得重新搭建和迁移。期间有些坑重复发遇到,最后就开始自己弄个博客来记录自己遇到坑,这样以来下次再次遇到能很方便的找解决方案,而不是每次同样的坑搜半天。转眼间记录了 90 多篇文章。

关于我

介绍自己是最困难的一件事情,它意味着,你把自己定位成什么,意味着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还意味着一旦你做出介绍,那么,你自己的思维就局限于此,因为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想清楚「我是谁」这个困难的哲学问题,所以我不断的给自己打 tag,让越来越多的标签来来模糊的形成这么一个人。- xirong

我也采用和 xirong 同学一样的方法,通过一个个标签来给自己一个模糊的定位

91年、和田人、维吾尔、开发者、北京、iOS、swift、python、前端、Docker、机器学习、自然语言处理、推荐系统、开源、全栈、美剧、电影、游泳、科技迷、公益。

公益活动

我从小非常幸运,虽然出生在祖国最偏远的一个角落,但受益于内初班、内高班这两个政策,享受到了我们当地普通家庭能享受到的最好的教育资源。如果没有这些项目,我可能一直走不出和田,更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坐在北京的写字楼,每天看论文研究最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。

当我上初中高中这段时间,刚好是『新疆小偷』最为盛行的一段时间。作为和田人我知道这个背后的故事,知道因为两少一宽这个”优惠”政策,导致那些新疆的恶人在内地有了免罪牌。然而这里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是,每年大量孩子从家乡被拐到内地,通过毒打威胁等形式强迫他们行窃。这个都形成了一条龙生产链,有人专门从新疆拐骗小孩,有人专门在内地培训他们如何行窃,有人专门看管孩子免得他们跑了等。导致无数个孩子在自己的祖国度过地狱般的日子。

高三那一年我的好基友建议我们搞个网站来宣传这些故事,让大家知道这些孩子不仅仅是流氓小偷,还是受害者。这样能一定程度帮到他们,提高孩子被解救的概率。于是就有了《救助内地新疆流浪儿童》博客。

再后来上大学后,一方面意识到这个救助流浪儿童问题实在是太大,不是我们几个学生能做出什么改变的,另一方面新疆政府也开始关注并解决这个问题。所以注意力从内地的流浪儿童转移到家乡的儿童们。毕竟像我这样的幸运儿还是少数。所以开始了暖冬活动为家乡的孩子们捐助冬衣。再后来跟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办了胡杨树公益,有了少年援疆助学、暖冬、公益图书室等项目。

正在阅读的朋友,希望与我们一起,参与到公益中来,让此事成为我们的信仰,一起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!

联系